月筝筝筝要幸福啊

软萌博爱党…!!!!!勉强算是画手的半吊子语cer,人很蠢易拐卖你不嫌弃就欢迎勾搭…!JOJO狂热期♡

Emmmmmm弄个置顶叭…!这里是月筝筝,一个努力往上爬ing的渣画手……偶尔可能会写一点文,想和大家一起玩…!!

Jo坑深入狂热中,我永远喜欢JOJO的奇妙冒险!!布姐吹+草莓亲妈厨。
前六部都看完了第七部补进中,是全员厨,目前固定主食的cp大概是
乔纳迪
乔西
承花
仗露
茸布
米莓
徐安娜♀
但是安娜苏♂也很可爱……!!安娜徐吃无差其他不逆,激推花露、布莓亲情向和花波友情向……!!其实cp还各种杂食,没有雷的cp,即使是对家也想和睦相处!!喜欢JOJO的都是小伙伴qwqqqqq

雷点的话,不太接受过分刷梗,对于过分刷草莓的梗的行为会引起不适。比较雷《恬不知耻的紫烟》,虽然很想自己去看看评价这本书但实在不敢,虽然不知道究竟好还是坏,但确实雷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认为官方小说确凿等同于同人作品。然后最重要的是——

其他的什么事情都好说,但你要是给我看米斯达敌对攻击福葛我就给你原地引爆

其他的什么事情都好说,但你要是给我看米斯达敌对攻击福葛我就给你原地引爆

其他的什么事情都好说,但你要是给我看米斯达敌对攻击福葛我就给你原地引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其他的事情大概没什么会到雷的地步的了,那就这样,总体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啦想和你们一起玩qwqqqqqqqqq

胡乱摸鱼交个党费先,等有时间了再好好画画…………

终于画完了qwqqqqqqqq本来打算参加名朋活动的但是拖到实在没画完…………描完线发现安娜苏右手和左肩严重描错……自暴自弃.jpg

论主角all激推眼中的主角

是我……?!

醉酒笙歌:

!!!


没有主角all我要死了:



太美好了给自己看看




我!要!记得吃药!吃药!!!:







“主角个子很高”
“看起来就很攻!!!!!!”
“主角好矮诶…”
“矮攻妙啊!!!!!!!!”








“主角年龄大”
“年上攻可以!!!!!!!”
“主角年龄小”
“年下攻好次!!!!!!!”








“xx(大众眼中的主角的cp)是傲娇”
“主角肛他!!!!!!!!”
“这个主角傲娇属性max”
“傲娇攻!!!啊!!!!!”








“主角很强”
“总攻气场!!!!!!”
“主角弱气”
“吸爆弱攻!!!!!!”
“主角狂气”
“太池了吧!!!!!!”








“主角里外男友力max”
“请开后宫!!!!!!!!”
“主角是女装大佬”
“女装攻刺激!!!!!!!”








“主角智商max”
“请去把所有人撩一遍!!!!!!”
“主角是热血笨蛋”
“这么可爱为什么不站他all?!!!”








“主角哪儿都看起来受”
“关我屁事 我永远喜欢主角all”





等我画完击鼓传画,就来画爆女体安娜苏……!!(爆言)

关于黑水晶(P1)《宝国中的“性感”与黑水晶》

Uranus_不等闲:

ps:还是没有忍住看了68话的英文版。
还是忍不住想要说说小黑了。


这一篇暂时不谈拉碧丝和磷黑的问题。侧重菠萝与小黑的关系。
本文结构松散,有过度解读倾向,并且涉及部分美学知识。可能扯了半天也看不到各位想要的。如果觉得无趣请见谅并出门左转。


下面正式开始。


第一我想赞美他。他好美,真的好美。


第二,从视觉效果的角度来说,穿的多的人会让人在意露出来的部分,那么穿的少的则是会让人在意遮住的部分。如果说法斯现在是前者,那么小黑显然是后者。前者禁欲而让人忍不住想要解开衣服领子一探究竟,或者想要被踩在高跟鞋下。后者就更是露骨奔放而让人想要好好爱抚了嘛。
同时,视觉效果还有一条是,“明显的界线会让人感到性感”,举个例子就是大红唇为什么那么性感?因为唇部与脸颊对比明显。法斯暗色头发与白色超高领的交界处,以及小黑黑色皮肤与内衣的交界处。超色气。


市川老师你太棒了。俨然画出了两种性感。


那么问题来咯,众所周知市川老师是十分擅长表现宝石的美丽的。
宝石本身的美丽,加上“无性”的设定,注定是与性欲无法直接挂钩的。然而市川老师又在其中加入了多样的设计元素使得观众拥有了“它们真性感,真可爱”的感觉。宝石一水儿的长腿与纤细异常的腰肢,脆弱感与战斗时破碎的残缺美,安特库的高跟鞋,战斗动作设计得偏向于流畅美而不是力度美。等等。
同时空旷的场景设定,纤细的笔触与黑白分明的光影处理手法更加使人容易被代入一种较为神经质、宁静、空虚下涌动着暗潮的境界中。


大家不要小看这几种因素构成出的美学心理。


那这个时候很显然,对于我们观众,两种“美”诞生了:


一种是身为人类,我们对宝石充满欲望。我可以在这里说,这种欲望是我们的向往——是与原始的征服欲,性欲,同种性质的欲望。是一种被称为厄洛斯(Eros)的情节。尤其是当宝石拟人化之后,我们对宝石的“性欲”被放大了。


另一种“美”是这种境界刻画下带来的情绪。可以简单理解为人类在面对过于壮大的场景而产生的“崇高美”。大家可以理解为与刚刚讲到的Eros相对。这种美带来的感受有时候是不愉快的,与人类内心的胆怯的生理本能挂钩。举一个例子,看到空旷的山谷与大海,我们有时候会感到恐惧,就是这样的情绪。有时候在此种境界中,会诞生一种渴望死去的情节,有时候也被称为塔耳塔洛斯(Tartarus)情节。这是一种渴望归于虚无,渴望回到生命源头的情绪。
(多说一句,其实这两种美结合在一起与恋尸癖是同源的。。我认为。)


所以回到一开始的话题。“性感美”与“崇高美”在这部作品中交叉出现或者说紧密结合,让我们在拥有观赏宝石的愉悦中又参杂着一股哀伤,也让我们的情绪在故事发展中不断起伏。


作为可笑的人类,我们可笑的羞耻心已经在数万年前无趣地产生了。(要知道人类为什么有羞耻心?凭什么我们要穿上衣服?)因此我们的伦理观普遍认为“衣不蔽体”是一种羞耻的事情。连“一丝不挂”这样的佛教延伸词汇(指的是毫无牵挂)都被肤浅地认为是“什么都没有穿上”。当然也有部分成分是与我在本文开头讲述的一样。“遮住的部分”。
宝石其实是有羞耻心的。而68话中的黑水晶的衣着显然是颠覆了之前宝石衣着的设计风格,表达出一种极强的“性”。


表现出这种很大程度上与“性欲”挂钩的性感,目前为止只有法斯与小黑。
“性感”有什么含义?我们现在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成人”。即拥有强烈的“人”的情感特质。我们可以把法斯和小黑做一个类比。
在我看来,法斯经历了种种让他现在拥有比其他宝石更加浓烈的执念这不难理解。从他再一次崩坏可以看出来。“求不得”是他的执念。与此同时法斯“成人”的标志是露脚背细跟超高跟鞋的形象变化。
而小黑,则是因为他的执念是“自由”。菠萝对宝石说的“老师给你们最大的财富是自由”,这真的是一剂狠药,估计当时其实是对小黑有很大冲击的。在这里我们已经可以看出,小黑潜意识里认为给予他真正的自由的是菠萝。是菠萝抹去了他的白粉。因此他表现出无比地依恋菠萝。
而他“成人”的形象标志是,穿上了拥有性暗示意味的衣服。


这其实在情节上。是不冲突的。
甚至是十分合理的。


我之前在有些评论中看到“恶心”“形象颠覆”的观点。


我认为首先,从剧情的理解程度上来说,很浅层。角色永远为剧情服务。黑水晶的表面形象改变只是一个棋子,作者的用意还是结合全作来看。
其次从深层次来说,他们没有尊重作者的独立思考。市川老师一直是具有独立思考独立审美的优秀画家,肯定也是在认真对待人物。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是他们对作品与作者的关系没有透彻理解。


那么说完了我的个人观点,再来谈谈我对围观群众会有这样的激烈反应的观点。
从浅层次来说,可能是读者的心理落差有些大。认为作品的发展没有达到预期。
从深层次来说,是因为我刚刚提到的,两种“美”的强烈落差。在之前的剧情发展中,各种设定又加上我们本身的伦理观,我们的心理感受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着平衡。然而小黑大胆的衣服选择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这种平衡。(类似于: 细腰长腿高跟鞋?可以有。薄纱高领?可以有。比基尼套装?不行,太露了吧。)所以导致部分读者有这样的情绪。
其他关于磷黑,青黑的别的篇章再说。


至于为什么小黑自己选择了这样的衣服?(英文不是太好可能理解有误)我推测可能是因为菠萝夸奖 了他的颜色吧,所以选择了尽可能露出表面的衣服。和大家觉得了自己腿好看就喜欢穿修身裤子是一样的。(笑)


最后我想说,
看到这样长的文章结尾的都是真爱。(笑)
谢谢你们。




※一个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的梗
※是仗露
※露伴主视角(大概)
※第三人称代词苦手
※虽然我本来是想开车的……
※总之是瞎写,如果您愿意凑合看完真的非常感谢(风格真的完全和预想跑偏了啊)
※(可能有点没拗过来的戏文风)






岸边露伴今天心情很差,没有任何理由的就是很差。
大概是剧情需要吧。(滚)

于是恶劣的漫画家作了一个大死。
许是在体内翻腾着焦躁的情绪裹挟了实是恼火性质的不耐,撩拨他扬眉嘲讽了恋人那个虽有些过时但还算帅气的发型,溢出戏谑音调的薄唇勾起同样轻蔑且傲慢的弧度。
露伴当然没有忘记第一次见面那天自己的失策,但当今时局早已与往日不同。怀着一向胸有成竹的自信感他笃定对方的行为也绝不会像当初那样过分——不如说、甚至对于现在的东方仗助会对此作何反应还有些好奇?岸边露伴向来也是这样不计后果的人。
 
 
这就直接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压迫。
露伴现在是脸朝下被仗助压在床上的。高中生的力气大的可怕,只是单手按着他的后脑就令人抬不起头来。挣扎着尽力向后扫去的视线终于勉强捕捉到了对方的半张脸,年长者在他的恋人的眼神里看到了兽性。像是头健壮的幼狼一般,虽称不上老练,但却已有了饱含未知恐怖潜力的王者风范。少年欺身压上来后在露伴的视角能看到那团用发胶固定过了的头发投下一片阴影,无可避免地衬托得仗助眸中神色更加幽森。
…该死的性感。

这是完全意料之外的发展。方才仗助确实将他按在墙上扬起过拳头,而露伴也因此紧张了片刻——但他的判断终究没有错,那拳头片刻后落下的地点是他脸侧的墙壁。下一秒仗助就带着往日少有的阴沉脸色提起露伴丢上了床。
“……放开我。”少年那甚至有些冰冷的视线让露伴感觉自己仿佛成了被逼入绝境的猎物,但尽管也背后发毛,强烈的自尊心却不允许他低头。
“啊——?”
“我让你放开我。东方仗助。听不懂人话吗?”
情况特殊,漫画家已经作好了随时召唤替身和恋人打一架的准备了。
但是……

“你在说什么啊,老师。”

像是幽灵一般神不知鬼不觉又令人倍感惊悚地,东方仗助先他一步召唤出了替身。甚至不需要主人开口下令,疯狂钻石的手指已经强硬地撑开了露伴的唇齿,探入口腔,柔软的舌头被不清不重的扯住,甚至还有一根手指试图探进喉咙的动作激得他生出了几乎要呕吐的生理反应。露伴试图重重地咬下去,却根本完全敌不过对方的力气——更何况是以这样的姿态反抗,也伤不了替身分毫。

“侮辱我的发型……老师刚刚可是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诶。”

在少年变声期略显沙哑而且坚定缓慢的声音中,露伴感觉自己的喉咙被稳稳扼住了。没有阻碍他的呼吸,但加上身上的重量和不容反抗的强力,却切实牢牢牵制住了他的行动。

“在老师带着诚意好好给我道歉之前,我是不会停下来的哦。”
 
 
岸边露伴突然觉得还是被暴揍一顿更好一点。

画了阿莱莱 @莱莱莱莱莱莱阿莱! 的尖叫鸡梗,日常作死的二乔(…………)
反正也画不好啦,是火柴人草稿流。

花京院角色误区分析

感觉学到好多…!!!

Phoenix Jones:


大家好又是我。大约半年前曾经发过一篇翻译Bigmoistkakyoin的花京院角色分析,发出来后似乎反响很不错,让我很意外,因为当时完全是为了几个喜欢花京院的朋友翻译的。那位太太的分析有很多很不错,不过也有一部分我并不认同,以及一部分我认为没有概括到的。与其自己重写一篇分析,我更想写一篇对于角色理解误区的分析。


食用前注意:
+纯属个人观点,如有雷同是大家理解相似,如有异议欢迎讨论
+只针对正剧向讨论
+虽说如果cp向难免ooc,这篇分析还是希望能够帮助到读者将ooc数值尽量降低,毕竟那样才是最好吃的
+想到哪点写哪点,可能没什么思路顺序可言,见谅
+重点在第五题,可以直接跳过去看


1. 花京院最喜欢的食物是樱桃

这一点其实已经被很多大大太太们说烂了,在上一篇翻译中也有提到。虽然花京院指明了喜欢樱桃,他对樱桃如此熟练的口技也显然是吃过三千樱桃练就的不败绝技,但樱桃并不一定就是他最喜欢的食物。事实上,根据他喜欢旅游和尝试未知的个性,他应该会喜欢各种不同的料理并欣赏其中的文化底蕴。

一个梗如果被玩的太多就会失去其中的乐趣,这对于梗本身是种浪费,频繁出现也会刷低读者的好感度——这个情况在早期漫威圈十分常见,布丁洛基,小甜饼巴顿,牛奶冬兵,由于梗被用烂导致这些关键词已经直接与雷和无脑画了等号。当樱桃梗已经在圈内被玩烂了的情况下,如果真的要用这个梗,不如从另一个角度切入: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花京院会拒绝樱桃?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他从此不想吃樱桃?


2. 花京院不擅长面对女孩子

介于这个青少年在他大部分的短暂人生里都是孤独的,似乎得出这个结论并不夸张。但事实上,原著中花京院的表现足以推翻他“不擅长交际”,“孤僻不言语”的这种误解。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灰塔战,在承太郎粗暴推开空姐们时,后一步上前的花京院熟练地接下两个漂亮的女孩,先是温和地道了歉,委婉地解释此时情况紧急,然后代替承太郎请空姐原谅。非常圆滑有礼,不带一丝犹豫——他非常擅长处理这样的事态,并且对于接触女人没有一点含糊。

他此刻的行为十分绅士,不过个人认为这是他的【礼节模式】启动了:在自己并不熟悉的环境中面对没有交心的人就自然地用谦逊有礼的态度去回应。我猜测,少年岁月的花京院或许都是这样过来的:在意识到封闭自己只会更加孤僻后,花京院就戴上了这样有礼健谈的面具,虽然能够圆滑地与任何人交谈说笑,但内心一直是孤独的。与他有礼体贴的外表相反,面对真正的朋友,他似乎反而流露出了任性和无礼的那一面,特别是对波波,这点之后会细说。

从以上的观点来看,花京院是不会因为女孩子的搭讪拥簇而脸红慌张的类型,相反,比起只会把女人吼开的承太郎,他甚至能处理的更好,导致他的人气甚至会与承太郎平齐。当然,这是对于普通的女孩子,对于他喜欢的人,他的态度可能就有所不同了。


3. 攻の花京院vs受の花京院

话说在前,我认为这两个点之间的不同根本不该大到分出两个概念来谈。因为这篇分析主要是面向偏正剧的同人文作者和想磨正剧皮的语coser,我还是决定拿出来简单说一说。

在我看来,不管是写戏还是写文,把一个人物分成右位的气和左位的气来看本身出发点就走歪了。不管这个人物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是攻方还是受方,他首先得是这个角色。

与男人还是女人谈恋爱,站位是哪一方,这些决定对人物本身一定有影响,但绝不会改变他最基本的东西。花京院不会因为和承太郎谈恋爱就突然变成小鹿乱撞的女高中生,他也不会因为站花承的关系就变成病娇腹黑触手抖S攻(用承花承作为例子主要是因为这是花京院相关的例子最多的cp)。他或许会因为与男人谈恋爱而对这段关系不确定,比他平时要更含蓄,更犹豫,更笨拙,但他还是花京院典明,一个手段强硬,有礼可靠,有着高洁自尊的男人。

同人本中经常会见到花京院一边拒绝一边被承太郎强上的情节(。)虽然同人本大多是为了爽,不过简单拿这个来说一下花京院性格上的东西。如果要减少这种情节的ooc,最好的方式应该是要么让花京院抄起法皇就和承太郎干一架,要么就坦然地同意然后两人快乐地干一发。欲拒还迎不适合花京院,他的人物设定很明确:比起绕圈子,他更喜欢直来直往,直接进入主题。遇到困扰他的事情,他也是自己冷静想清楚或者带着理智去寻求帮助的那种人,而不是优柔寡断支支吾吾反复无常。


4. 花京院是个喜欢打游戏不出门的阿宅

这个在我上次翻译的文章中也写过,花京院是个八十年代的没朋友的日本学生,他当然会用不少时间来玩游戏。以当时的背景,一个人也不过就拥有一两个游戏而已;当你反复玩同一个游戏时,你自然会玩得很好。

这里有个细节:在对战小达比时,花京院看了一眼桌上的游戏,提到“这些游戏都是日本年轻人玩腻了的”。可以想象,身处开罗的小达比拿到的游戏copy很可能是通过各种渠道缓慢流通到开罗的,而花京院早就将这些游戏玩得非常熟练。这并不证明他在足不出户地玩游戏,仅仅是他和任何一个当时的日本高中生一样对这些游戏都很熟悉了而已。

事实上,他应该经常和家人去旅游,在八十年代就带着高中的儿子去埃及旅游的父母应该不多吧。一路上他展现出的对于异域风情的了解,有一部分或许是从书本获得的,有一部分却很有可能是他亲身经历到的。


5. 温柔人妻花京院

深呼吸——

不如就以时间顺序来顺一下花京院在这短短五十天(还掉线了近一半)的角色发展吧。

首先,这个我其实私下和好友讨论过很多次了,就是关于花京院被肉芽这件事情的我的理解。肉芽,原著说明,是“心情的操控器”,引发的是“像顺从xtl的士兵的情感,像崇拜邪教的信众的情感,这少年是崇拜DIO而发誓效忠的”。二乔解释,DIO是用“吸引别人强烈着迷的个性”在支配着花京院。我对此的理解是,虽然花京院极端地崇拜DIO,愿意为他做出任何事,但这个支配对他行为的控制度是有限的,简单来说,战斗方法是花京院本人选择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有波波来作为对比。波波同样被肉芽了,还带着要为妹妹报仇的决心,他在找到乔斯达一行人时却是提出要堂堂正正地战斗。比起偷袭,他将他们带到了空旷之处,在适合阿布战斗的地方与他一对一决战,并在败北时放弃了偷袭,宁愿被烈火烧死以承认自己的失败。即使对DIO有着崇拜和服从,波波骑士般的个性仍然从他的一举一动中透露出来,得到了阿布的认可。

对比来看,花京院是如何袭击承太郎的呢?暗中观察,偷袭,控制女校医,自己在一旁笑着出场,一环扣一环。这个家伙可是丝毫没有手软地利用了没有替身的女人来对付承太郎啊,更何况他还戳瞎了一个学生的眼睛,这可是没有必要的。

我对此的理解是,花京院起初不但受到肉芽的影响,还爆发出了多年孤僻所造成的恶果。JOJO第一部中的迪奥说过,孤独,是可以摧毁一个男人的——此时承太郎遇到的,就是这个在被摧毁边缘的花京院。

之后,在灰塔的战斗中,即使没有确定替身使者究竟是什么人、是否被肉芽控制,花京院还是毫无犹豫地撕裂了对方的替身,在看到血肉模糊的老头时也只是平静地评论了一句,“哼,讨厌的替身有讨厌的真身。” 而一旁的三人则是完全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可以说花花完全是抱着杀死对方的打算下的手(虽然客观讲,这的确是个你死我活的情况),而对比承太郎,虽然每次都把人揍到再起不能,却没有真正下过杀手。

但,花京院毅然杀下手这个也只是这一次。之后到了蓝色月亮的时候,波波说要把安扔回水里试试看时,花京院也可以反驳说不可以,如果是普通的孩子就会被鲨鱼吃掉了。再往后,可以看出花京院的内在性格是变得越来越平和的——在命运之轮时阻止伙伴殴打路人,在死神十三时放过了还是个婴儿的敌人,把他送给可以照顾他的人。

我一直认为,虽然遇到承太郎是花京院典明的末路,但如果没有遇到承太郎,花京院这个在毁灭边缘的男人一定会坠落到无法挽救的程度。即使在旅途的尽头战死,却是他的幸运。

大概分析花京院内在的“腹黑”性格绝不是什么温柔人妻后,还是要分析他稍微温柔一些的部分。他的确很照顾所有同伴,在二乔没有做好领队工作时,他会立刻接手,做好理智担当的工作。他也会为同伴们做早餐,二乔只做过一次的婴儿食物他能第二天立刻照着做出来。他是个很细致的男人,能够注意到许多被忽略的小细节,可以说是个非常贴心的同伴。

中后期的花京院的那种隐约戾气逐渐内敛,化为了一种可靠的行动力,他对伙伴们的关怀和熟悉度也逐渐提升,在他的朋友们面前显露出了属于一个高中生的一面:比如看到内裤了.jpg,比如指着瓶子里的盖布神让波波去攻击。这种带点可爱的小任性都让花京院显得更像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样子,孤独在他身上留下的阴郁和尖锐慢慢地褪去了。

写到这里可能也不用我再多说,用温柔人妻去概括花京院我实在无法认可。即使他仅仅有第三部中可能一半多一点点的戏份,他的角色却也是经过了一定变化的,这种细微的复杂性格难以被几个词语概括。


把花京院的性格变化大概走了一遍后,我感觉基本我想说的点都陆陆续续在这五个误区的分析中概括到了。Again,这些都是我个人的想法,很多东西我想可能荒木老师本人都没有那么细致地设定过,我个人根据一些原著中的细节做了一些联想与填充。如果认可的话请告诉我,不同意的话也请与我讨论!很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人,祝你们都能磨出/写出好看的花京院!




第二次尝试指绘,是磷。会放大缩小画纸之后发现指绘确实很简单。
没有完成稿……因为改完草稿之后只关了一会儿屏幕就莫名其妙没有了,又没有保存所以只剩下一张进度保留在刚画好还没改完的草稿